相关文章

“卡拉麦里金”不是传说(图)

  就像新疆和田玉的独一无二,新疆卡拉麦里金也是举世唯一的。

  卡拉麦里金是什么?是生长在卡拉麦里这片神奇土地上的一种泛着金黄色光彩的花岗岩石。在朝阳下、在艳阳下、在夕阳下,从被这种花岗岩石包裹装饰了的建筑物体上折射出的是中国人所尊宠的灿烂辉煌,是大自然对富丽堂皇的解释和赞美。

  它,只生在新疆奇台的卡拉麦里。

  当你读懂了卡拉麦里金,你就由衷地感叹:自豪吧,新疆奇台,你是卡拉麦里金唯一的主人。

  文/图 新疆都市报记者 如歌 刘中民 通讯员 马忠学

  采购商,忙

  流火七月,正是卡拉麦里金的产供销的火爆旺季。奇台最热的这一天,来自宁波的“资深”驻站石材采购商李国喜还是早早起了床,早早出门了。

  李国喜有过自豪,是他拿到了卡拉麦里金的第一个大单。2007年,卡拉麦里金刚刚推向市场,就被大开发商“绿城”看上了,“绿城”开口要了10万平米,李国喜也因此有了做好卡拉麦里金生意的底气,并一路做得风生水起。

  今年,像往年一样,春节一过,他就匆匆赶回新疆奇台“坐镇”了,尽管是老手,但依然不敢掉以轻心。因为,来自全国和他一样的采购商都云集在奇台,最多的时候上千人,他虽有“老关系”优势,但客户所要求的产品颜色并不是老关系的矿点说有就有的,也不是想要就有现货等着的,看上的也许已经被其他商家预订了去,所以,为了万无一失,他得盯着点。

  其实,几天前,他的妻子才带着放暑假的儿子从老家来奇台探亲,本该多多陪伴妻儿的,但他不能。今年,他手头依然有好几家上海、杭州等内地开发商的购货单,不同的颜色要求、不同的数量要求,他都需要一一兑现。为此,他要拿着客户指定的样板去一家家生产商那里去比对,对上了,便议价、谈协约,确定质量、数量、供货时间。比对不上,就得再去下一家,直到满意为止。所以,跑断腿、磨破嘴的过程是少不了的。

  与此同时,所有采购商都和李国喜一样没有闲着的。据多个采购商说,他们每年采购量平均都在20万到50万平米,只是这两年因为房产大市场缩减的原因,石材采购量也因此有所下滑。但他们每年平均的采购量依然在20万平米左右。江苏金华的石材采购商冯旭初说:“行内人都很认可卡拉麦里金,我的客户就给我说,他们只要卡拉麦里金。杭州有个叫做金色丽都的高层建筑群,有12栋,每栋24层,楼群的外墙全部用的是卡拉麦里金,特别壮观气派。”上海金亭玉兰花园,宁波都市森林,杭州润发旺角城,上海绿城玉兰花园,绿城合肥百合公寓,济南全运村,沈阳全运村等,都是用卡拉麦里金装饰出来的,显得艳丽尊贵、超凡脱俗、大气优雅、富丽堂皇,其他同类产品是无法比的。同时,卡拉麦里金的许多物理指标也高于其他同类产品和国家标准。这就是当前市场疲软情况下“卡拉麦里金”依然畅销的原因。

  加工厂,忙

  采购人群尚且如此繁忙,生产厂家更是忙得不亦乐乎。卡拉麦里金的生产开挖期随新疆气候定在每年4月化雪过后到初冬11月,6、7、8月则是最旺季。

  旺季的卡拉麦里矿山上,各个矿点都在循环往复地忙着放炮和清理“战场”。每一声炮响,无不饱含了矿主深深的祈愿:但愿一炮炸开后,呈现出来的石料颜色好!面干净!成材多!

  矿点炸开后,挖掘机、铲车、吊车、装载车便轰鸣着轮番上阵,各显身手了。炸出的石头,有大大小小的毛料,也有大大小小的废料。是毛料的,便被堆积在一起等着被人工按照毛料现有条件修整成能够成型的规格荒料;是废料的,将被运往废料处置点。

  毛料被人工一凿子一凿子修整成规格的荒料后,有专人为它们标记上显眼的大字,那些字符的含义也只有自己企业能看明白这块荒料是什么时间、出自哪个矿口、是什么色系。有了“身份”的荒料便可乘着大平板车下山,送往180公里以外的“奇台县闽奇石材产业园”,那里如今已经集中了87家石材生产企业。

  荒料进厂后的第一道工序是“修面”,修面工要把粗糙的荒料再次进行修整,达到能够顺利进行机器切割的标准。

  每个企业厂房里都有数台金刚石刀头的大型石头切割机,它们能够按照客户和市场需求切割出薄厚不等的板材,再一片片卸下来。

  其后,便进入对每一片板材的“美容”程序,按照客户需求,将板材或磨光、或敲打成“荔枝面”。再之后,就是晒板分包、归类存放,等待出库了。整个生产链在矿点和加工厂区间周而复始着。

  厂矿老板,忙

  这个金灿灿的时节,卡拉麦里金的老板们在忙什么?

  7月22日,跻身于这个行业仅有两年的新疆深灿卡麦石材有限公司的执行董事、总经理陈仪东一行赶赴上海股交中心。这一天,Q板新疆中小微企业挂牌上市了(Q板为中小企业股权报价系统,可通过系统进行线上报价,线下完成交易、融资。Q板挂牌上市运行成熟后,可升级为E板;E板为非上市股权有限公司股份转让系统简称交易板,可发行股票,进行交易,创新融资)。深灿石材有限公司是本批新疆7家中小微企业挂牌上市公司中唯一的石材经营企业,成为国家大力支持中小微企业上市发展相关政策的最先受益者。

  深灿石材有限公司之所以能够顺利挂牌,亮点有四方面:其一、法人代表陈仪东在部队服役二十六年,正团转业,在新疆外经贸集团公司担任总经理十年,期间把企业成功推上市。此后又担任了六年的自治区博览中心主任,有丰富的企业管理经验。其二、企业坚持科学化,程序化管理,注重企业文化建设,建立了一整套完整的管理制度,岗位流程和产品质量保证体系。其三、陈仪东不拘一格用人才,不惜重金培养人才,着力打造企业经营管理团队,企业集亲和力、凝聚力、执行力为一身。其四、注重品质品牌建设,坚持产品质量四不原则,不断增强企业核心竞争力。

  回到新疆后的这几天,陈仪东仍一直如车轱辘转着忙:接待了内地某银行派出的采购团;去乌鲁木齐某大客户那里送样品;召开企业高层会议解决产销中存在问题;打听自治区某大建筑的外墙设计情况,力推卡拉麦里金。

  和陈仪东一样,奇台县闽奇石材产业园所有厂矿老板都在忙着向自己的客户群推荐自己的产品、完成已经签约的订单生产任务。管理成熟的企业已经在努力走一步看三步了。他们都在努力让这个黄金时期变成黄金。

  “卡拉麦里金”前世今生

  怎么到了21世纪,奇台突然冒出了这么一个富足四方的卡拉麦里金宝藏?

  其实,无论你发现还是不发现,卡拉麦里金一直就在那儿,就在新疆奇台县境内的准噶尔盆地北缘的苏吉泉一带的戈壁荒漠里沉睡着,沉睡了成千上万年。

  直到二十一世纪初,历史和现实赋予了奇台“煤都”、“粮都”、“酒都”、“龙都”、“俪都”的美名,为了谋求新的经济增长点,奇台县摸索出了一条“以资源为依托,大力发展地方工业”的路子。为此,奇台进行了一次资源大普查,在其勘探结论里有这样一段喜洋洋的描述:在卡拉麦里300平方公里的矿脉上,储存着至少30亿立方米的花岗岩;更可喜的是,这里的花岗岩以黄色为主,阳光下灼灼发光,高端大气、金碧辉煌、尽显皇家华贵风采,符合大多数人们的审美观;经试验证明,这种花岗岩喜晒,越晒越泛黄发光,不退色;而其吸水率、压缩强度、弯曲强度、耐磨性四大重要质量指标均是联盟标准最优,甚至均明显优于国际标准。卡拉麦里金因此得名,一个“金”字涵盖了它太多的美意。

  奇台为之惊喜。从2003年起,奇台县政府开始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机会向外推介。苏吉泉一带慢慢睁开了它惺忪迷离的眼睛。

  奇台县闽奇石材产业园党工委、管委会副书记何世伟表示:“说实话,当初我们只知道我们这有好石材,但因为新疆石材矿产资源开发比较晚,对石材的开发和管理很陌生。起初,我们只是宣传,并不知道到底该怎么下手做起来。”

  2007年,在杭州的石材博览会上,卡拉麦里金的光彩强烈地吸引了被誉为“精益求精”的大开发商绿城集团管理者的眼球。当年,一向严谨的绿城,开出了10万平米的进货单,成为卡拉麦里金最大的买家。之后,“绿城”成为卡拉麦里金的“铁粉”,诸多建筑的外墙设计,都运用了卡拉麦里金。卡拉麦里金的光辉随着“绿城”精品建筑在各地闪耀夺目,一时间,行家对卡拉麦里金赞不绝口,行业里刮起了卡拉麦里金风。

  卡拉麦里充满期望地张开了它的怀抱。